火热小说《魂系死人衣》精彩章节阅读,陈有灵发现寿衣秘密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灵异 > 火热小说《魂系死人衣》精彩章节阅读,陈有灵发现寿衣秘密

火热小说《魂系死人衣》精彩章节阅读,陈有灵发现寿衣秘密

发布时间:2019-01-15 11:15:53

导读
《魂系死人衣》作者用简单的文笔勾勒出主角陈有灵的人物形象心理活动。文章讲述内容大概为一个身份平平的打工小伙每晚收到美女送的两万块钱,还管他叫爹。一开始陈有灵沾沾自喜捡到便宜,可自从隔壁赵大

 《魂系死人衣》作者用简单的文笔勾勒出主角陈有灵的人物形象心理活动。文章讲述内容大概为一个身份平平的打工小伙每晚收到美女送的两万块钱,还管他叫爹。一开始陈有灵沾沾自喜捡到便宜,可自从隔壁赵大妈吼了送钱的美女一嗓子上吊自杀后,手里还拿着每晚给他送钱的信封时陈有灵便意识到不对的苗头,恐惧感渐渐袭来,而接下来一连串的诡异事件更是让他吓破了胆……

908efc6287f6cedbc538e6021608694d.jpg

这么一看真的和我戴着的这块表丝毫不差,吓得我往后一闪,直接就靠在了墙上。

赖大叔拉着我出来,门一关我俩就靠在大门上抽烟。赖大叔突然说:“小陈啊,我们离开吧,这里太复杂了,我真怕人没救出来,我们都死在这里了。”

我说:“必须救出芳芳嫂子才行的,大叔,你必须帮我啊!”

赖大叔说道:“行,我豁出去这条老命了,但是你要答应我,继承我的衣钵!”

“啥,啥衣钵!”我皱着眉头问道,“赖大叔,你怎么老是提条件啊!”

“除非你答应我,做祖山派的掌门,我也就没有后顾之忧了啊!”

我倒是知道祖山在哪里,就在青龙县境内,那边是旅游区。我也在那边见到了一个很大的道观,我忍不住问道:“祖山派我去过,那个道观很宏伟的。”

“那不是我们的道观,我们的道观被强拆了。”他拍拍我的肩膀说:“我只有一面旗可以给你了。”

我心说妈的,可想着继承点财产吧,结果什么都没有,难道我真的是穷逼命吗?

赖大叔突然看着我的身边愣了下,随后拉着我往警卫室走,我说是不是又见鬼了?他没说话,一直进了屋子,然后关上了门。呼出一口气说:“睡觉吧,困了!”

我这时候往椅子上一坐,随后趴在了桌子上,说:“赖大叔,救出芳芳嫂子后,一切都好说。”

“我可能活不了多久了。”他喃喃道。

我抬头看向他的时候,发现他的脸又变得煞白,两只眼睛开始冒着若有若无的黑气。我知道,这预示着死亡,我说:“赖大叔,你快想想办法吧!”

赖大叔这时候拿出一根绳子,直接就进屋子了,把绳子拴在了屋子里的吊扇上,然后在自己的额头上贴了一张符,他对我说:“今晚七点左右给我摘下来,灌一口酒在我的嘴里,然后从上到下抹我的胸三十次,拿掉符咒。我能活过来就是命大,我要是死了,你就把我埋了吧!”

我点点头,突然特别的伤感。但是又毫无办法。这种心情真的很糟糕。

我就这样看着大叔踩着凳子上去,将自己吊了起来。大叔吊起来后,身体开始挣扎了几下,只是发出哼哼地声音,最后身体猛地一蹬,就不动了。我立即拉上了窗帘,然后出来关了里屋的门。

这屋子里,有一个尸煞,一个上吊的老家伙。我这是在和一群什么人在打交道啊!

……

大家来上班了,院长依旧给我带豆浆油条,问我赖大叔什么时候走的,我说赖大叔刚走。他点点头,说知道了。然后就开车进去了。

一整天我都提心吊胆,我一晚上没睡,到了白天困的受不了了,就关了门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这一睡可就睡的时间长了,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睡竟然睡了一天。我睡醒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外面一个人没有,我看看时间,已经是八点多了。

我起来就立即关了大门,心说妈的,不会进来不相干的人吧!这人们下班也不告诉我一声,但是话说回来了,我拉着窗帘关着门,谁知道我在干什么啊。

之后我拿着手电筒在院子里走了一圈,没有发现不相干的人进来,就回来了。

一回来我才想起来屋子里还关着两个活宝呢。立即开了门去看,赖大叔还在上面吊着呢,而床上的那尸体戴柠檬却不见了。我心说是不是在卫生间啊,我就去敲卫生间的门说:“在吗?”

这房子的窗户都是有护栏的,根本不可能从窗户跑出去,门也只有连着警卫室的那扇门,我没开门,她也是出不去。但是这里面就是没有回音。

我推开看看,里面果然没有人,但是我敢肯定,她就在屋子里,只是她藏哪里去了呢?难道是在床下面?

但是这时候和人玩躲猫猫是不合适的,我还有重要的事情没有干。

我按照赖大叔说的,把赖大叔放下来,心说晚了一个小时了,不会救不活了吧!然后给他灌了一口酒,顺着他的胸口往下顺,三十下后,我停手,在一旁看着他。

赖大叔突然就咳嗽了一声,随后睁开眼,一口气噶地一声就喘出来了,他说:“活过来了,又逃过了一劫,只是我还不知道能躲多久。”

我说:“赖大叔,戴柠檬不见了,我根本就没有开门啊!”

赖大叔嗯了一声,然后说道:“肯定是被那边来的家伙给吓到了。你看看床下。”

我跪在地上看床下,她没有在床下。于是我起来看向了柜子,因为除了这里,再也没有地方能装下一个大活尸体了。我一步步过去,一把就拉开了,正看到她就站在衣服的后面,她站的直直的,就像是一个充气娃娃一样一动不动。

看到我后,她伸出手来,是要我拉她。我摸到她的手的时候就像是摸到了冰块一样,太凉了!

她出来后看着我说:“我看到两个特别可怕的家伙,围着大叔转,之后围着我转。”

我说:“别怕,做梦而已。”

其实我知道那不是梦啊!

大叔这时候说道:“吃饭吧,今晚估计又不消停了,我倒是要看看这个包雪倩到底在搞什么鬼,今晚我们就摊牌。”

大叔做了一桌子好吃的,吃饭之前我看看是九点半,我们一起吃,本来以为戴柠檬不吃呢,但是她竟然也坐下和我们一起吃饭了。吃饭的时候,我突然就觉得手镯很烫,我揉了下眼睛后,一眼就看到那红衣女鬼也站在了赖大叔的身边,在闻饭菜的味道。

赖大叔吃一口,她就闻一下。看样子很呆萌。赖大叔说道:“别看了,吃饭吧,她不会主动害人的,对她没有任何的好处。”

我看看戴柠檬,很明显她也看到了。但是她似乎并不害怕,毫不在意地吃饭。

过了又十秒钟,也许是她烦了吧,直接就扔下了饭碗,起身就到了赖大叔的身边,竟然一伸手就抓住了这红衣女鬼的头发,直接就拽着出了警卫室,过了一会儿,就听扑通一声,似乎是什么落进了水里。

戴柠檬回来后说:“烦不烦,吃个饭也要来捣乱!”

我和赖大叔互相看看,赖大叔给了我一个眼神,意思是让我吃饭。

我吓得咕咚咽了一口唾沫,心说这柠檬有点太猛了吧,那可是红衣女鬼啊,就这样被她拉着给扔河里去了?

很明显,这尸煞女是通阴阳的存在。虽然看起来是个人,但她绝对不是人了。她和我是不同的,我有体温,她是冰凉的,是另一个世界的生物。

吃完后我就捡碗,没想到她抢着捡了,然后进了厨房哗哗地就洗了。出来后撇撇嘴就反坐在了椅子里,趴在椅背上盯着远处的门诊楼发呆起来。

我小声问赖大叔说:“她看什么呢?”

“我怎么知道!”赖大叔说,“不过这丫头要是利用好了,可是我们的好帮手,她似乎对付鬼魂有一套,比我的符咒可好使多了啊!”

我说:“我觉得以前应该是个孝顺孩子,你看刷碗刷的多好。”

突然,门诊楼和住院部的灯一下全亮了,戴柠檬就站了起来,踮着脚看着那边。

赖大叔这时候说道:“姑娘,脚疼吗?”

“疼着呢,脚后跟不敢挨地,断了地气。”戴柠檬回答的很干脆。

赖大叔在我耳边说:“接了地气可就控制不住了,天知道她会怎么样。脚不敢沾地这也是活尸最大的弱点。”

我说:“你帮帮她吧,赖大叔,我觉得她不是坏姑娘。”

赖大叔这时候说道:“姑娘,我帮你把脚疾治好了,你怎么报答我?”

“啊!你说吧,我都听我哥的。”

“你哥?”

戴柠檬伸出手指头一指我说:“就是陈有灵啊,是她把我带出来的,我什么都听他的。”

赖大叔一听,在我耳边小声说:“看来你是得到了一个宝啊,不论是活尸还是尸煞,忠诚度都是很高的。看来我还真的要想想办法把她的脚病治好了,不然这么踮着脚走路,也怪吓人的。只有鬼才没有脚后跟呢。”

大叔做了决定后就出去了,回来的时候拎着那个上海牌的帆布提包,打开后,从里面拿出两张红色的符咒来,他咬破了手指后,将自己的血滴上。之后让我打来一盆水,之后这两张符被他捏在手里,嘴唇哆哆嗦嗦不知道念叨什么了,将两张符往水里一扔。

这盆水呼地一下就烧着了。不过这火是蓝色的,大叔将手伸进火苗里摸摸说:“好了,让她把脚伸进来!”

我说:“柠檬,你过来,大叔给你治脚病。”

她拎着裙子过来,坐在了椅子里,我抓着这双冰冷的脚就按进了盆里。接着,她嗷地一声就叫了起来,身体使劲哆嗦。我说:“赖大叔,怎么了?”

“抓紧了,慌什么?这是正常的现象,一会儿就好了。”

这尸煞竟然出了一身的冷汗,我抓着她脚脖子有十几秒钟后,她的腿抖的也不是那么厉害了。盆里的火毫无征兆地噗地一下就灭了。

“好了!”赖大叔闷声闷气地说,“这两张符够买一栋别墅了,真不知道为了一个活尸值不值。”

戴柠檬这时候将脚慢慢拿出来,放在了地上,脚后跟逐渐地踩住了地板。她看着我笑了,激动地亲了我的脸一口,说心里话,嘴唇太凉了。

我松了口气,刚起身,就听到外面有汽车的喇叭声,很快,小倩又来敲窗户了:“小陈,开门!”

a519f50735fae6cd76bbe91c02b30f2442a70f75.jpg

赖大叔对我说,要我打开大门放他们进来。之后进去好好看看他们到底在干什么。按照赖大叔的说法,很可能在这医院里造活尸,那些拉来的人,其实都是死去的人,都是一具具的尸体。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样的言论,但是现在看来,似乎赖大叔说的也找不到什么漏洞来。

我出去后,还是让小倩打开后面,这次被拉来的竟然是一对十三四岁的双胞胎女孩儿,两个女孩静静地坐在担架上在互相玩着拍手游戏。她们玩的非常的熟练,聚精会神。

“包雪倩,这是什么?你带她们来做什么!”我指着女孩子喊道。

“你别管了,开门!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和你解释。”她关上车的后门对我说。

我看看她,随后进去开了门。这辆车开到了门诊门口就把车停下了。戴柠檬看着门诊大门口说:“好多人啊!”

赖大叔说:“可不是人啊,这些全是鬼。小戴啊,你怕吗?”

“我不怕鬼,我怕人。”她说完看看我,“哥,我们做什么?”

我下定决心说:“去看看,他们到底在做什么。也许我们能找到答案。”

我和赖大叔、檬檬出了警卫室的门,我手里还是拿着电棍往前走,那小子伸开胳膊拦着我们,我直接一电棍就戳在了这小子的肚子上,这小子这是第二次被我电了,看来他还是没有长记性。

他就像是一滩烂泥倒地后,我们三个闯了进去,我去看那幅照片的时候,这照片里的人又不见了,赖大叔说:“我见过邪性的,还没见过这么邪性的呢!”

就这样,我带着两个人直奔那间饭厅,到了门前,我就听到里面金属盘子噼里啪啦的声音,我直接就推开了,正看到那两个女孩儿并排着躺在手术台上,而手里拿着手术刀的,正是老伍。

我喊道:“住手,你们在做什么?”

包雪倩直接就伸着胳膊拉住了我喊道:“你干嘛!我告诉你,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说:“你们这是在杀人知道吗?还有老伍,你是人是鬼!”

老伍这时候直起身看着我说:“这,这不是那天被抬来的那个人吗?我记得你啊!”

赖大叔这时候手里住着一把符,直接就撒了出去,这符咒出手就化作了一把把匕首,直奔老伍去了。老伍一步步后退,最后被逼到了墙角。这些匕首最后竟然猛地张开,化作了一张大网将老伍圈在了里面。赖大叔的手一拽,手里就多了一个小葫芦,这老伍就这样被装进了葫芦里。

包雪倩喊道:“你们这是做什么!你们是不是疯了!”

我甩开包雪倩,过去扶那两个女孩,刚扶起来一个,就觉得脖子特别的疼。我放开这女孩的时候,我就觉得脖子上黏糊糊的,用手一摸,满手的鲜血!

再看那女孩子,她张开了嘴,满口的尖牙。赖大叔喊道:“是尸妖,小心尸毒!”

我用手死死地压着脖子,就感觉到鲜血从指缝里往外流。我说:“不是中毒的问题,动脉破了。老子不是没有心脏的吗?怎么会有血压的?”

包雪倩喊道:“还不快放老伍出来,只有老伍能救陈有灵这个笨蛋。”

戴柠檬此时一手一个,抓住了这对双胞胎女孩子的脖子,直接就提了起来。这对双胞胎竟然还张着嘴要咬人。一双手就像是钢叉一样拼命地抓戴柠檬的胳膊。

戴柠檬两只手用力,就听咔吧咔吧两声,这两个女孩子的脖子顿时就断了,她们的手也慢慢垂了下去。她将两个女孩子扔在了手术台上,此时她们这对双胞胎已经彻底失去了生命的迹象!

而我的脖子还在不停地往外冒血,包雪倩抓了一条毛巾给我压着,喊道:“快放老伍出来,不然陈有灵就死定了!”

就是这时候,外面的那小子把门撞开了,喊道:“还是出事了,我就说早晚会出事!”

赖大叔这时候慌慌张张释放法术,两个手指乱晃,嘴里念念有词。但是两次都不灵,包雪倩催促道:“你快点的啊!”

“别催,越催越不灵!”

赖大叔终于将这个老伍给放了出来,这老伍一出来就看到了我的样子,喊道:“快,快上手术台!”

他拿了一把止血钳,然后直接就夹住了我的大动脉,说道:“必须立即手术,不然大脑很快就会缺氧死去。”

包雪倩送了一口气说:“那倒不会,他的大脑不是靠着血液活着的,只有四肢和躯干是靠着血液的。这是个双脉人,还有一条气脉联通着大脑和丹田。”

老伍这时候松口气说:“原来是这样,那我可以休息下了。”

赖大叔突然一拍巴掌,瞪圆了眼睛恍然大悟般说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原来是这样,所谓的琼碧命其实指的就是双脉人,怪不得他没有心脏也不会死,原来是双脉人啊!”

我看着老伍说:“快抢救我一下吧,我浑身无力,太难受了。”

老伍这才过去慢吞吞洗了手,然后对我说:“我把血管给你接上,伤口缝合了就没事了,然后你多吃点猪肝和瘦肉,大概一周时间就好了。”

我开始浑身冒虚汗,戴柠檬一直在我身边给我擦。这老伍也没给我打麻药,疼得我浑身直哆嗦。我要求打麻药,老伍让我坚持下,很快就好了。

他的手艺确实很好,很快就弄完了。我起来了,老伍说累了,就走了出去,估计是上照片了。

而小倩和那小伙子开始收拾屋子,很快这个手术室变成了餐厅。他们将手术刀什么的开始装箱,放在了担架上后,连同两个女孩子的尸体一起推走了。

赖大叔搀扶着我走了出来,包雪倩就在门口等我们呢。她看到我后说:“白天不要乱跑,老实实呆在警卫室。还有,芳芳先不要救,住院部很危险,不能去,知道吗?”

我说:“白天也不行吗?”

她点点头说:“千万不要去,你最好离开这个医院,这里有很多事是根本说不清的,我们根本就无法控制这里的一切。”

“小倩,你是做什么的?”

“反正以后我们不会来这里了,我们也放弃了这门诊楼了。”她说完就上了车。

赖大叔开了大门,小倩和那辆救护车闪着灯离开了。她们刚离开,门诊楼的灯灭了。

我突然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我知道,小倩不会来了,她再次救了我。她每次带来的不是人,也不是死尸,而是尸妖。

赖大叔把我放到了床上,我说很冷,赖大叔就给我盖被子。赖大叔出去后,戴柠檬好心地钻进被窝抱着我,问我还冷吗?我说:“妹子,你快出去吧,你就像是一个大冰箱。”

她这才出去了,说给我倒一杯热水喝。

赖大叔去给我做回锅肉去了,炒好了后,喂我吃了一盘子瘦肉,然后又给我弄了一杯奶,说道:“很快就能恢复,现在你需要的是休息!”

我睡着了,总算是睡了一个安稳觉,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穿着那件寿衣。并且我精神不错,坐起来后伸了个懒腰,我说:“早啊!”

赖大叔不再屋子里,戴柠檬妹子坐在椅子里,趴在床上在睡。我这么一喊,赖大叔红着眼从外面进来了,很显然一夜没睡。他看着我说:“你什么情况?好了?”

我看着自己说:“好了啊,怎么了?”

“怎么可能会好呢?”他看到了这身衣服,随后说:“这衣服你换上的?”

我说:“自己就穿上的,我和你说过的,每天早上醒来就会莫名其妙地穿着这件寿衣的。”

戴柠檬这时候醒了,看看我说:“你不睡了啊,你要是不睡了,让我睡一会儿吧。”

我下了床,她直接就钻进去睡了。睡得很快,脑袋一挨枕头就睡着了。我看着她笑笑,然后进了卫生间,我照照镜子,脖子上的伤口竟然愈合了,我洗了个澡,出来换了衣服,对赖大叔说:“你也休息一下吧,白天也没有什么事情,等下八点打开大门就不用管了。”

赖大叔揉揉眼睛,然后指着外面说:“我看那边有个水果店,我去那水果店里睡一觉,那老板娘还是很不错的。”

我心说赖大叔不会是看上老板娘了吧,但是我没表现出来。赖大叔拎着提包就出去了,我发现,他经过了这一夜,腰弯了不少,走路也没有以前有活力了。

今天是周六,院长这些行政人员都没有来上班。到了中午的时候,赖大叔回来了,还拎着一袋子绿皮橘子,放下后就开始去做饭了。

戴柠檬起来就开始吃橘子,还给我扒了一个。一直到了这时候,我才意识到这寿衣也许根本就没有害过我,却是一直它在帮我才对。不然凭什么我失血过多,睡了一觉,穿着寿衣起来就好了呢?

一直到了现在,我才肯伸手好好摸摸这寿衣上的那对鸳鸯,喃喃道:“我到底是怎么了啊!”

吃过饭后,我们三个就在屋子里干坐着。

我突然就冒出了一个想法,我说:“赖大叔,鬼白天不会作祟的吧!”

“也会,只不过能力不如晚上了。”

我伸着脖子说道:“要是我们三个这时候进去能把芳芳带出来吗?说心里话,这地方我一天都呆不下去了!”

赖大叔没说话,我就问戴柠檬说:“檬檬,你说呢?”

“哥我听你的。”她说。

赖大叔咬着牙说道:“拼了,这地方老子也是呆够了。救出人来我们就跑!”

我说:“要么报警试试?”

赖大叔摆着手说:“你忘了这芳芳是谁送进来的了吗?警察送进来的,你报警说警察错了,你是不是找死!”

我叹口气说道:“看来,我们只能去碰运气了。这就进去看看什么情况。”


最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上一篇 :王晨苏柔苏晓琪-暧昧职少完结版大结局
下一篇 :恐怖系列《魂系死人衣》免费下载全集,陈有灵小说百度网盘地址

推荐热门